North American Fulong Dharma Centre

Go to Chinese Language Site



 

习修金刚法神奇感应系列

作者:寂环- 转自金刚论坛

2006-7-10

诗曰:
师恩难报
弟子发愿全是空话,
师父悲心丝毫不假,
自他相换菩提修法,
为徒消业催人泪下,
若是我等再造新业,
如海佛恩怎能报答,
弟子当披精进铠甲,
依教奉行努力修法,
今生蒙佛若不得度,
何时能回快乐老家?
这是寂环于2006年2月20日21时所作的歌颂师恩的小诗。当然写这首诗是有原因的,其实每一首诗背后,都隐藏有一段感人的故事,如果是细心的读者一定可以看得出来,这首诗也不例外。简单地讲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:我是一个供电公司的普通职工,由于缘分和上师的慈悲加佑,于2005年5月在白塔寺皈依并取得修学密宗如意轮金刚法的资格,之后一直坚持修法,很少中断。我于此前因为在工作中抬重时造成腰肌拉伤,痊愈后又因再次抬重多次闪腰。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腰部有毛病,但是为了工作和不愿意别人承受,我还是倔强地坚持干重活。2006年2月8日(农历正月十一),我到地区计量所领材料,在抬计量箱上车时腰肌严重损伤,比以前的伤势更厉害,但我还是忍痛上完了货,回到家时就严重了,连弯腰都很痛。虽然腰痛,我也没有请一天假,因为单位事情很多,同时我也坚持修法,并发愿以我的腰痛之苦,代替一切众生的病苦,希望他们都不会发生类似的劳伤等等。结果意想不到的是,一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在梦中持念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,六字大明咒如同一股能量流一样在我全身上下来回振荡,感觉到我躺着的身体以脚跟为支点慢慢抬起,身体与床面成30度左右的锐角,出现了正常人不可能出现的姿势。这时我想,我的腰痛肯定好了。此念一动,我便醒来了,全身感觉非常舒畅,腰痛不翼而飞。后来我兴奋地说给我爱人听,我们一致认为是上师的加持,但仅仅是猜想。但后来在上网时,我们的师兄明确告诉我们师父现在腰痛非常厉害,我们便认为原来的猜想是对的了。如果不是上师替我们背业,哪里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呢?
通过这件事情,我有如下体会:

一、上师替我们背业是确实存在的。以前我不相信背业的说法,因为通常说的是“因果报应,自作自受,无肯代受”。但这只是一般的情况,后来我读了根松成林仁波切的开示后,知道了上师为了建道场、宏法利生,必须要为众生消业障(就是背业),所以上师不是谁都可以做的,必须具备一定的能力。而且在《普贤行愿品》广修供养里面也有“代众生苦供养”之说,再次证明背业是确实存在的。再者,在菩提心的修法上面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七重因果教授法(上师的法本中有授),另一种是自他相换法。当然“自他相换法”有很详细的修行步骤,我认为它的核心内容应该包含了代众生苦(即背业)。第四,上面这个事例说明了背业是确有其事。以前误认为发愿代苦仅仅是个愿望而已,不会真的让你去受苦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说到这里,我有两个疑问:①我们业障要清净,其真相是否是佛菩萨在为我们代受了,因为我们发了一丝相似菩提心而感得佛陀加持,所以说发菩提心是消除业障最快的方法。②如果我们修行者在发愿时,超出了自己能力承受的范围,会不会把“自己”拖垮了?例如某人到了癌症晚期,命在旦夕,我如果发愿代其癌症,相当于代他去死,即使不死也要一层皮,是这样的吗?我想这里面的道理很深,恐怕只有如来才能完全明了。据说某位修行者临终时发愿生地狱救度众生,却感得了净土的果报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③是否因果不空,如果我们不受报,则需别人代受,如同能量守恒定律一样?既然如此,我们不可再作新(恶)业,枉费诸佛菩萨的苦心,更辜负了上师为我们消业的苦心。
二、上师时刻与弟子在一起。《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云:“十方如来,怜念众生,如母忆子,子若忆母,如母忆时,母子历生,不相违远。”代表者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金刚上师,无时无刻不在摄受我们这些授持了金刚三昧耶戒的弟子,一直加持我们直到成佛。“只有忘记诸佛的众生,没有忘记众生的诸佛。”上师念念为一切众生,然而我们却经常忘师、忘法,迷于物欲六尘,种种外相。但愿我能时刻忆师,思念上师的教法,则能正念不失,紧紧围绕出离心、菩提心、清净见三根本来修持,观修轮回的本质是苦、无常、无我,生起出离心、精进修行、去掉对身心的执著,并在成就平等舍心得基础上,依照七重因果教授法使自己的菩提心得以阐发,最终必定能够得到清净见。

(按:个人体会,如有不当请指正.时值弥勒圣诞来临之前,为念师恩佛恩故,称赞上师诸佛之功德,使自他获利.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神奇感应系列之九—— 修法获得名与利
作者:寂环
2007.2.16

作为一个修学大乘佛法的行者,是不应该把追求世间福报作为学佛的目的的。我在归依学法以后,也一直是这样做的。对于名利,只是本着随缘的态度,并不过分去奢求。在回向功德的时候,大多数都是回向法界。但是我想,一个在家修行的有工作单位的居士,如果在生活上面过得很苦,工作上面没有什么业绩,又怎么能够现身说法,接引和说服有缘的众生进入佛门呢?如果不是因为贪心去求名利,也许是如法的。
2007年元月份,我们公司为了激励员工刻苦钻研业务技术和敬业爱岗的精神,开始在整个地区供电系统开展首席员工的评选活动,并给予获得首席员工的职工两年之内每年一至两万元的奖励,待遇十分优厚,但评选条件也很苛刻,并且要经过理论和实际操作考试。本来我是不大愿意参加这次评选的,但是如前面所说的原因,我还是报了名。首先是理论考试,我的成绩排在第二名,进入了实际操作复试。在实际操作复试的时候,由于仪器设备不熟悉,心里没有什么底,觉得运气不太好。在操作完后进行追退电量的时候,脑袋象进了水一样,卡壳了,心想这下没有希望了。监考老师宣布:还有5分钟,请抓紧时间!我想,没有办法了。以前对于名利之事,我从来不求上师,看来这次还是要依靠上师了,考差不是丢了学佛人的面子吗。于是我便端坐持六字大明和观想师父,瞬间就通了,答案一下就写出来了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,又仔细检查了一遍,确实没有做错。这时刚好时间到了,我便高兴地交了卷。几天之后,考试成绩公布了,我的实际操作名列第一,高出第二名16分,总分排列第一。后来又经过评审委员会的评审,我终于成了整个地区供电系统的一名首席员工,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了。
此时同事、领导和朋友、师兄们都纷纷向我表示祝贺,有的人似乎开玩笑地说,还是学佛学得好。但我明白,这个成绩的取得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大家都有份,但我最重要的是要感谢我的大恩金刚上师。就密乘行者来说,皈依上师后弟子的一切成就都来自于上师。无论是世出世间的任何成就,无一例外都来自于上师。正如宗喀巴大师所说:“对世间如意宝进行祈求,能帮助解决今世的利禄需求,对上师诚心祈求,可获得世间和超世间的一切成就,因此,祈请发愿是非常重要的。”又如《六字大明咒经》云:“何人若诵若作意‘嗡嘛呢叭咪吽’之明咒,能避免一切疾病之损害,并能从中获得解脱,清净一切业障,获得长寿,且受用财富增上。”可见诸佛菩萨的语言是真实不虚的,诚心祈求和持咒必然如愿。
以上只是我修学佛法获得世间利益的例子之一而已(其实上师赐予弟子的何止如此),以此证明佛法修证的真实不虚,当断疑生信。然则处在名利场中,并不能做到“白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,我等当不忘恩师教授的出离心、菩提心和清净见三根本要义,以出离轮回为究竟、自利利他为终极目标,圆满自己的菩提道果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神奇感应系列之八——法行的功效

顶礼上海下空根本上师!

法行的功效

在我身边曾经有两位同修先后出现面瘫,幸运的是他们现在都已康复。

第一例
海口的同修寂雄英俊潇洒,事业有成。三十出头的他担任一个公司的副总经理。2004年我曾代师父给他传了开示法,他很快就圆成了发性。我劝他最好找机会去白塔寺接受师却认为那是晚年退休后应做的事,而现在他太忙顾不过来。

寂雄虽然圆成了法性,但是之后他并没有持续练法行。2005年的一天,海口的陆阿姨打电话告诉我,寂雄突然得了面瘫,现在医院治疗呢。我惊鄂无语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陆阿姨告诉我,寂雄在医院治了三个月,现在已经恢复90%,但是嘴角还是有点歪。医生说能恢复成这样就已经不错了,完全康复不留一点痕迹是不可能的。

寂雄实在不甘心年轻轻的就这样。于是他又找医生看能否再想想办法。医生也很同情他的情况,说还有最后一个疗法看要不要试试,那就是用电击神经。这个办法好像是押宝,如果运气好面部神经有可能在电击下恢复过来,否则也有可能被彻底击坏。听医生这样讲,寂雄犹豫不决,万一有个意外那岂不是再没有康复的可能了。想到自己大好年华竟不能摆脱面瘫的恶魇,寂雄不禁感到绝望。

陆阿姨劝寂雄给我打个电话。电话他向我讲述了他的病情。我劝他既然医院的治疗已尝试过了,你不妨试试法行。绝望之下寂雄准备练法行了。练之前他给师父打了个电话,师父告诉他每天最好练40分钟以上。一个星期后我又接到寂雄的电话,他欣喜地告诉我才练了一个星期的法行,嘴角就完全恢复了。

经过亲身体验这,寂雄对师父充满感激,对佛法充满信心。2006年春节,他迫不及待地飞到白塔寺拜见师父,学法皈依。

第二例
2006年9月的一个晚上,同修寂勤打电话给我说她先生寂豫突然感到全身发冷,脑袋发僵,讲话都困难,问我怎么办?直觉告诉我这又是一例只有佛法才能解决的问题,我让他们马上来我这里。之后我立即给寂雯师兄打电话求助,寂雯师兄告诉要给他念“百字明咒”。正在这时寂勤又打电话说寂豫的情况越来越糟糕,连话都不能说了。我让她把电话放在病人的耳边,念起了“百字明咒”。

他们来到后,我们马上进佛堂进入法行状态。过了一会儿我才腾出功夫看寂豫的脸。初看他的脸好像是僵硬的,没有表情。我继续对着他念“百字明咒”,不敢松懈。片刻再看他,发现他一边脸在怪笑,另一边脸却没有表情。双肩高耸,身子不断地扭曲、挣扎。我继续念咒,大约10分钟,他恢复了正常。

事后寂豫告诉我:晚饭后他正在冲凉,突然感到无以名状地恐惧,接着脖子以上部分开始发僵,就不能讲话了。事情过后我总在想,像这种情况当时要是把病人送往医院会是什么情形呢?医生可能会先检查,照CT,急救,电击,住院,打针,吃药。。。?我的想象力实在有限,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程序了。我无意诋毁医院的治疗方法,只是悲哀地感到有些病的病因是业障引起的,不了解病因,又怎能对症下药呢?

经历过这些事例我越发感悟到:作为佛弟子真是太幸运了!我们不但有机会脱离轮回,而且当下就能得安乐自在。我么还有什么好怕的?

寂新拙笔
2007.1.28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神奇感应系列之七——咒语的力量

顶礼上海下空根本上师

咒语的力量

2007年1月10日下午4时许,我正在办公桌忙碌着。冬日的广州不算太冷,房间里还开着微微的暖风。我却感到后背开始发凉,眼皮变得沉重,脑子也昏昏沉沉的,感觉像是感冒的前奏。往常一有感冒的症状,我就会喝上一大杯热开水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这次我也不例外,立即喝了一大杯热开水。约摸过了一个小时,感冒的症状没有减轻。后背依然发凉,眼皮不但发沉,而且还火辣辣的。我难受得恨不得就地躺下。

我挣扎着整理好提包走出办公楼。在回家的车上我一直默念 “六字大明咒”和“百字明咒”。不知为什么我一边念着咒,一边不住地打哈欠,一个接一个,打得我眼泪直流。就这样念了约40分钟,感冒的症状一点点消失。到家的时候我竟然完全好了,连一点感冒的迹象都没了。

这次的经历给我带来了意外的惊喜:难道感冒也是业障病?我念咒的时候,并不知道咒语能够对治感冒这样的常见病,只是习惯性地想借助念咒语得到师父和佛菩萨的护持。师父听到了我的祈求,给了我太多的惊喜!师父呵,寂新无德无能只是一普通佛子,却得到了您这么大的加持,您的悲愿似海深那!

每一次类似的体验,都使我真切体会到佛陀告诉我们的那些初听来像“天方夜谭”一样故事竟然是事实,佛陀是真语者,是名副其实的大医王,只要我们有信心奇迹就会出现!

寂新拙笔敬上
2007.1.28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神奇感应系列之六——护身符的威力

顶礼上海下空根本上师!

护身符的威力

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真实的故事。我曾经多次讲给身边的同修听,今天终于想起来把它放到论坛上,期待与更多的同修分享。

那是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我站在窗前的水池边洗衣服。窗户开了大约有半尺宽的样子。突然我感觉有股凉风从窗口吹进来,径直落在我的左肩上。顿时我的左上半身发凉发沉,无法动弹似乎僵直了一般。当时我心里很清楚:这一定是邪气。于是没有惊动家里任何人,我强拖着身体回到房间立即盘腿打坐。默念“六字大明咒”。可是肩膀上的那股凉气好像粘在身上一样丝毫没有减轻,而且越来越凉。我感到左半身体要瘫痪了,脑海反复闪现“半身不遂”这个词。

突然,我想到我儿子的脖子上戴有一个师父给的护身符,于是就大声呼喊他快把护身符送进来。拿到护身符后,我把它放在左肩上,仍然保持盘腿打坐的姿势,继续默念“六字大明咒”。这时奇迹出现了,我每念一句“六字大明咒”,就感到上方有一股暖暖的热流倾注在左肩上,逼向那股凉气,一会儿工夫那股凉气就消失殆尽。

事后我惊魂未定:好险呵!难道人们的“半身不遂”就是这样得来的!手捧着师父的护身符,我不知怎样表达我的心情,只是感到我太幸运了,竟然躲过了这一劫!大慈大悲的师父呵,是您把我的这场劫难给化解了! 如今事情已过两年多了。每当我看见坐在轮椅上半身不遂的病人,就会想起那晚的一幕。不禁感叹:如果没有拜师学佛,我也许是另一个轮椅上的瘫痪病人!

寂新拙笔敬上





 

学修心得

法师开示




About Fulong Dharma Centre
| About Master Haikong | Healthy Living | About Meditation | Dharma Teaching | Contact Us

Copyright © 2006-2007 North American Fulong Dharma Centre Web Design: InSite Creat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