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宗禅修


 

亲见亲闻,不可思议!

 

从我来白塔寺起,就不断地从其他师兄那里听到一些重症、绝症病人学法后病体康复的事例。虽然有些事例也有康复者本人亲口对我讲述的,但我听到时,已是当事人病体转安后的讲述。听来固然感到神奇而不可思议,这一练法转变的过程我却并未得亲眼见证,所以很难想象病人学法前的病状,以及学法过程中不可思议的转变。但下面记录的这一例则是我亲见亲闻。从我见到这位病人的第一天到现在,她的变化我看在眼里,不由得感叹在心里!跟她相谈后,萌发了记录她的故事这一想法。现征得她本人的同意,记录她的亲身经历。在此只隐去当事人姓名,内容则是其原话、原貌及我亲见的实录。
   
08年的1月11日,寺院里来了一位内蒙古的老人。15日那天,正巧繁务缠身的师父来到办公室了解工作。师父刚坐了一会儿,一位面色苍白,步履迟缓,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走进办公室,叫了一声“师父”,就跪下来给师父顶礼。起身后,她对师父说:“师父,我求您一件事。求您救我!我得了一种病,听人说您有办法治,我就上这儿来了!您能不能给我传一下这个法?”师父回答她传法有统一的时间安排,计划是正月的初五初六这几天传法,到时候跟大家一起学法。这位老人说:“哎呀,那还有二十来天的时间呢!我就这么等着吗?”师父安慰她:“你现在等不及,如果跑回去,不几天就又得来,这路上的路费也折腾不少。还是安心在这里等好一些!”老人说怕自己等不及,还是想求师父马上给她授法,师父再一次告诉她要等到正月间统一传法。

第二天,老人又到办公室附近来转悠,她见着我问师父在不在,眼中满是忧戚之色。我劝她听从师父的安排,安心等待,她跟我说怕自己的病等不到那一天了。当时我并不知她的病情,而且带病来求法的人在寺院里也是常见,所以并不觉得很惊异。我想师父既然让她等待,那自有师父的道理。我就反复劝她放宽心,不要自己吓自己,先安心住下来,没事的时候多出来活动,精神会好起来。她仍是满面忧色地走了。此后,去饭堂打饭有时能碰到她,也常见她在法堂附近随几个练法行的师兄一起出来活动,有时见她一圈圈地慢走。

也就是上星期的一天吧,应该距她初来二十天左右的样子,我从饭堂打饭回来,路上瞅见这位老人正从对面走来,忽然发现她的精神状态变化了。初见她时,她的腰是直不起的,(后来才知是痛得挺不起)这时见她,却是挺直了身板走路,而且头也抬起来了,看上去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,眼睛里流露出安然喜悦的神情。当时我心里想:哎呀,她变了!精神好起来了!

大年初二的中午,我在观音殿前又遇到了她,当时她的脸红扑扑的,面带喜气。我与她打招呼说:“您好呀!看您现在精神比刚来时好多了!”。她乐呵呵地应我:“你看我脸上是不是红扑扑的呀?我刚睡醒,把脸都睡红了!”我说:“是啊!我前几天见着您就觉得不一样了,走路腰板都直起来了!哪象刚来的时候,人都是弯下去的!”她也很感叹,就停下来在大悲殿前跟我聊了一会儿。(第一次跟她说话的时候,她的声音听来有气无力,声气不畅,现在竟音声朗然。)
   
她跟我说:“我现在也觉得好多了!”我笑话她:“您刚来的时候不是还怕自己等不到传法的那天了嘛!您看,今天是初二,离传法也只有四天了,您还没学法呢,这就越来越精神了!师父说让你等,那肯定是有道理的嘛!”她呵呵笑了。她跟我说:“我要跟你说了我原来得的什么病,你听了都会害怕!”

原来这位老人胃痛了近一年,做了好多检查,却不是胃病,也查不出究竟是什么病。最后于去年11月底通过核磁(共振)才查出是胰腺癌,原来胃痛是胰腺发生病变引起的。当时家人不敢告诉她真相,只说是一般的病,动个手术就行了。但后来医生告诉她家人,这个病症做手术风险很大,十个里有八个下不来手术台,能下手术台的一般也只有四五个月的生命。病人本来做好了一切动手术的准备,在手术的头一天家人知道了这个情况,一商量决定还是不动手术了,回家吧。子女含着眼泪跟她说:“妈,咱回家吧,不动手术了”。这时老人也知道了自己的病情。回家后,也是因缘福报所至,家人碰见了同是内蒙古的一位师兄的父亲,一听说她家里有这样一个病人,遇到了这种情况,就跟她们说去白塔寺吧,学师父的法可以救病人。家人一听,好啊!有了这样一线生机与希望。儿子找人给母亲算过一卦,说他母亲能活到七十多岁,现在阳寿未到。儿子心想母亲现在只有六十岁,既算命说阳寿未到,说不定真是有救。很快,在家人的护送下,老人就来到白塔寺。来之前,她在家里每天要输两瓶液,服很多药片,还常常痛得睡不着觉,晚上睡下去,又痛得要起来,来来回回折腾几次。才来时,走路都直不起身也是因为痛得没法。来到寺里之后,没有再输液,但十来天后就能睡着觉了,早上拜佛后能睡一会儿,午饭后还能睡一会儿,晚上即使有痛感也能睡着。现在服药量已减少到原来的一半,饭量也增加了。每天除了在寺院里活动,还上午、下午各拜一次佛,每次持续时间一小时左右,因为身体病痛较重,拜佛速度较慢。原来脸上是一点血色都没有,现在竟白里透红了(这也是我亲眼所见)。最初一听说要等二十来天才能学法,心里不知有多焦急忧愁,现在一天比一天好,传法的时间也日渐临近,内心喜悦不由得溢于言表。

她说当时来真是没抱什么很大的希望,但既听说有这样一个机会,能治好固然好,治不好也没办法。就是这样一种试试看的心态来的,反正在家里也是等死!儿子陪她乘火车来,心里都暗自害怕妈妈坚持不到下火车了。我问她当时师父让她等二十来天,她心里是什么感受。她说当时心里真害怕!因为从医院回家时医生告诉她,这个病也就是二、三个月的光景了,最多没有活过一年的。今早,我又去看她,她在观音殿里拜完佛转身出来,脸色又是白里透红。她告诉我现在有的师兄看见她会说:“你说你这哪象个有病的样子!”

这位老人现在站在我面前,面色红润,满面含笑,身板笔直,音声朗然。若非亲见,很难令我相信这完全是真实的!一个晚期癌症病人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发生这样的转变,使我在心里不住地感叹:不可思议!!!

 



 

学修心得

法师开示



About Fulong Dharma Centre
| About Master Haikong | Healthy Living | About Meditation | Dharma Teaching | Contact Us

Copyright © 2006-2007 North American Fulong Dharma Centre Web Design: InSite Creations